和光同塵—馮君藍
2016-11-07


資料提供 | 學學文創志業 採訪撰文 | 秦澤芬

 

馮君藍,1961年出生於香港,自幼時隨著宣教士父親來到台灣,開拓衛理公會在嘉義的第一間教會。少年時參與教會少年團契,信仰啟蒙,領受堅振禮成為基督徒。後就讀協和工商美工科,受教於恩師董振平先生 。後於1982年受攝影家阮義忠兩次攝影展《北埔》及《八尺門》啟發,開始從事攝影相關創作。1996年入臺灣神學院修習基督教社會工作,2003年完成神學院道學碩士學業後,開始擔任傳道職,2008年受按立牧師職後,目前擔任士林「有福堂」駐堂牧師。

牧師您為何會因為看了攝影家阮義忠的攝影展的啟發,開始從事攝影的相關創作?

馮牧師:其實我從小就喜歡美術,對圖像非常的敏感,初中畢業後就念了美工科,一直對美術有著極高的興趣。因我父親是傳道人,即使喜歡攝影當時有攝影課,也買不起相機也不會想到拍照。一直到我開始上班,去看阮老師的展覽,幾年間看了『北埔』、『八尺門』、『人與土地』,我也買了作品集,一直不停的翻閱,內心的感動一直都在。

我也喜歡西方古典繪畫,但攝影很特別『它是與現象世界直接聯繫,是透過光照射在現象世界裡面的反射,然後被物理性的記載在膠片上面,所以他跟整個現象世界的關係不是這麼維新,比較真實。』這個部分跟基督教信仰是有關連的。基督教的上帝是一種思想、意志與情感的表達。攝影基本上它是反映一個現象世界的重視,一個活生生物理性的存由、一個被賦與永恆意識跟永恆嚮往的存由、一個有神 聖性道德性評價的存由。我覺得攝影不是虛幻而是現食性的反應。這就是我對攝影感興趣的地方,因為他沒有這麼維新,不造作,是選擇一些角度作觀察與記錄,作當時現象的表達。

  

因此可說:攝影作品是馮君藍牧師藉以分享聖經中的神、人、自然宇宙觀,以及歷史觀的一個媒介;是他傳道的一種形式,希望在文化藝術的領域,發揮光和鹽的作用。這次攝影展「和光同塵」名字,是由馮君藍牧師取名自老子的《道德經》:「道沖,而用之或不盈,淵兮,似萬物之宗;挫其銳,解其紛,和其光,同其塵。湛兮似或存。吾不知誰之子,象帝之先。」藉以隱喻道體的上帝,隱藏光耀,混成在塵俗的歷史與卑微庸碌的小人物肉身生命中。牧師希望能藉由他的作品,將他每一點一滴的傳道心情,一直不斷的傳遞在每個人心中。

您透過攝影作品來傳遞您的信仰,但這影響該如何讓它?更多更有影響力呢?過程中會不會有點難,有些失望?

馮牧師:我想就盡我所能的去做。若我評斷這件事值得去做,我就按照聖經給我的要求去執行,或許會失望但不會絕望,相信上帝會給我指引。記得三年前我到法國巴黎去參展,又到巴塞隆納去看高地蓋的聖加堂大教堂,這教堂是高地晚年的重點工作,他快過世前,進度只有十分之一,友人問他:『你不急嗎?』他說:『我老闆不急,我急什麼呢?』。高地的意思就是說:那是上帝的事,世界上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事物,都是上帝的作品,我只要在我有限的時間內,做好我該做的事情。基督教強調個我,但在大範圍內又不強調個我,適當的看我的存在。

我們身體上有不同的肢體,我們不能勉強別人要有一樣的功能,我們要尊重個體,個體要效力於群體。在宏觀的角度上,我們要為歷史負責要為上帝負責。即使犧牲自己也要成全他者的神性之愛。這是我在「互為肢體」這一系列作品所願呈現的中心思想,藉著兩雙互為異己卻以溫柔相待的手(一位是黑人男性穆斯林,另一位是亞裔女性基督徒);藉由一隻承接天命以書寫歷史的手;藉由一雙捧著雲朵(實為棉絮)的手,象徵人類被託付照護自然的天職。

牧師您為何會因為看了攝影家阮義忠的攝影展的啟發,開始從事攝影的相關創作?

馮牧師:其實我從小就喜歡美術,對圖像非常的敏感,初中畢業後就念了美工科,一直對美術有著極高的興趣。因我父親是傳道人,即使喜歡攝影當時有攝影課,也買不起相機也不會想到拍照。一直到我開始上班,去看阮老師的展覽,幾年間看了『北埔』、『八尺門』、『人與土地』,我也買了作品集,一直不停的翻閱,內心的感動一直都在。

我也喜歡西方古典繪畫,但攝影很特別『它是與現象世界直接聯繫,是透過光照射在現象世界裡面的反射,然後被物理性的記載在膠片上面,所以他跟整個現象世界的關係不是這麼維新,比較真實。』這個部分跟基督教信仰是有關連的。基督教的上帝是一種思想、意志與情感的表達。攝影基本上它是反映一個現象世界的重視,一個活生生物理性的存由、一個被賦與永恆意識跟永恆嚮往的存由、一個有神 聖性道德性評價的存由。我覺得攝影不是虛幻而是現食性的反應。這就是我對攝影感興趣的地方,因為他沒有這麼維新,不造作,是選擇一些角度作觀察與記錄,作當時現象的表達。

因此可說:攝影作品是馮君藍牧師藉以分享聖經中的神、人、自然宇宙觀,以及歷史觀的一個媒介;是他傳道的一種形式,希望在文化藝術的領域,發揮光和鹽的作用。這次攝影展「和光同塵」名字,是由馮君藍牧師取名自老子的《道德經》:「道沖,而用之或不盈,淵兮,似萬物之宗;挫其銳,解其紛,和其光,同其塵。湛兮似或存。吾不知誰之子,象帝之先。」藉以隱喻道體的上帝,隱藏光耀,混成在塵俗的歷史與卑微庸碌的小人物肉身生命中。牧師希望能藉由他的作品,將他每一點一滴的傳道心情,一直不斷的傳遞在每個人心中。

    

您透過攝影作品來傳遞您的信仰,但這影響該如何讓它?更多更有影響力呢?過程中會不會有點難,有些失望?

馮牧師:我想就盡我所能的去做。若我評斷這件事值得去做,我就按照聖經給我的要求去執行,或許會失望但不會絕望,相信上帝會給我指引。記得三年前我到法國巴黎去參展,又到巴塞隆納去看高地蓋的聖加堂大教堂,這教堂是高地晚年的重點工作,他快過世前,進度只有十分之一,友人問他:『你不急嗎?』他說:『我老闆不急,我急什麼呢?』。高地的意思就是說:那是上帝的事,世界上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事物,都是上帝的作品,我只要在我有限的時間內,做好我該做的事情。基督教強調個我,但在大範圍內又不強調個我,適當的看我的存在。

我們身體上有不同的肢體,我們不能勉強別人要有一樣的功能,我們要尊重個體,個體要效力於群體。在宏觀的角度上,我們要為歷史負責要為上帝負責。即使犧牲自己也要成全他者的神性之愛。這是我在「互為肢體」這一系列作品所願呈現的中心思想,藉著兩雙互為異己卻以溫柔相待的手(一位是黑人男性穆斯林,另一位是亞裔女性基督徒);藉由一隻承接天命以書寫歷史的手;藉由一雙捧著雲朵(實為棉絮)的手,象徵人類被託付照護自然的天職。

  

在我的範圍內 我盡最大的努力完成上帝交付我的事

我不是藝術家、我也沒有虔誠的宗教信仰,很奇妙的當我看著馮牧師作品時,似有一股涓涓的暖流與我對話。像那幅雙手的作品,透過光的層次、指尖微微碰觸之間,似乎傳遞著一種愛與安全的訊息。這時我真正感受到大家所說,馮牧師作品逾越了客觀紀錄的層次,而或者可以稱之為“詩意的靈魂肖像”,以基督教人類為基礎,以單幅戲劇的形式,道出他獨特的人觀。相信這過程或許不盡如人意,但卻讓他安之若素。